山影资讯〉

《宿醉3》黑马已成黔驴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20-11-26 点击次数:114  


《宿醉》系列最成功的地方就在于它创立了一个在商业与艺术上双赢的叙事模式,前两部中,主角四人菲尔,斯图,艾伦总是在单身趴一夜狂欢后在陌生的地方醒来,顶着宿醉的头痛来拼凑昨夜的记忆,而在寻找线索的路上他们又会面临更多的麻烦,黑帮会来跟他们算旧账,一同前行的基友莫名失踪,跟别提他们其中还有一个人还要赶回去结婚。毫无尿点的剧情和悬疑片的故事结构是《宿醉》不同于其他美式喜剧的制胜法宝。当飙脏话,晒下限,软色情的传统美式笑料已经被阿帕图等烂仔帮穷极所用时,回归电影本身,在叙事结构与戏剧冲突上下功夫的《宿醉》无疑成为了“现象级”电影。比如在第一部中,斯图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少了一颗牙,一行人循着线索来到了医院,从医生口中他们又得知斯图这个有妇之夫竟然在维加斯小教堂娶了个妓女,在汽车旅馆找到斯图的“老婆”后又被破门而入的警察五花大绑,这就是《宿醉》最精彩的地方,由于观众对剧情的认知完全被导演控制,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又会出现什么奇葩的人或事,导演直接将宿醉后的灾难展现给观众,用酒醒时分的调查慢慢揭开酒后失态的糗事,有因有果,悬念丛生,环环相扣,同时极富趣味。这就十分考验编剧的逻辑能力,怎样将每一个人身上留下的线索汇成一个详略得当的故事,并从中理出一条推动剧情发展的主线是颇费心智的。



写到这不得不提一下本片的导演兼编剧—托德·菲利普斯。喜欢美式喜剧的人应该都看过他的那部经典公路片《哈拉上路》,片中因为寄错了一带“黄盘”引发了一系列滚雪球效应,他的《噱头大王》也是一部相当另类,悬念迭起的美式喜剧,尤其在片尾处的“师生对决”让人印象深刻。同时他还是那部站在外国乡巴佬视角嘲笑美国方式的伪纪录片《波拉特》的编剧,《预产期》也出其他之手。此君最擅长的就是制造一系列的麻烦让人物命运悬而未决,不仅贡献了上乘的笑料,也让观众在享受故事的过程中小品人生。而《宿醉》作为他的成名作也是个人喜剧才华的肆意挥毫。3500万的成本在全球狂揽五亿美刀绝不是凡人所为。到了《宿醉2》中,虽然依旧沿用第一部的叙事模式,但全片的危机感和悬念感却是系列之最,毕竟生意做大了嘛,拉斯维加斯本土已经没有吸引力了,转投国际路线的《宿醉2》来到了泰国,惹上了国际警察,娶了个亚裔媳妇,弄丢了泰国小舅子,调戏了清迈老和尚。少了美国本土意识的《宿醉2》虽然依旧充满了美式笑料的粗俗无害(尤其是猴子跪舔那段世界大团圆的节奏有木有),但在整体上已经无限接近悬疑片的类型特征,故事格局与戏剧冲突的激烈程度甩开第一部好几条街。


而除了故事上的创新之外,宿醉系列还有一个非常符合美式价值观的普世主题,那就是对自我的释放。酒后真言,醉后失态,再加上单身趴这种可以在走进婚礼坟墓前纵欲狂欢的戏码,《宿醉》中的一群“狼友”们总是会在历经磨难后学会友情的无价和自我的宣泄。当然作为类型片,这个主题的延续感到了续集中也是越来越弱的,如果说在第一部中斯图的“耙耳朵逆袭“让人大呼过瘾,斯图到了第二部逆袭老丈人的理想结局纯粹是痴人说梦。第三部实在没得拍了,竟然生拉硬扯把一个老男孩的成长当做主题,额…去年买了个表…..



《宿醉3》作为系列的收官之作,看得出是依托品牌效应打造的毫无诚意的一锤子买卖,一切从商业利益出发,在“宿醉“模式的保鲜期将至前捞上最后一笔。所以,当年的黑马之作延续到这部已经毫无亮点可言,托德·菲利普斯也不愿再花心思精心编织一出悬疑屎尿屁,而是用观众熟知的原班人马制造糖衣炮弹罢了。没有了宿醉的戏码,《宿醉3》彻底沦为了一部没有叙事特点,没有精巧结构,没有悬念推动的平庸之作。甚至连一个像样的原创角色都没有,说得好听点是致敬,说得难听点其实就是玩剩下的。这些还不算,全片笑料的呈现基本没有“抖包袱”的意识,无非是一些可有可无的粗俗笑话。笑料不够,演员来凑,被《宿醉》捧红的扎克加利费安纳基斯和老周的扮演者肯郑在第三部中集体反客为主,就连《伴娘》中梅丽莎麦卡西也在片中用爱情的力量加速了艾伦的成长,而稍微正常点的菲尔和斯图则统统沦为了配角,对剧情没有任何推动作用,在前两部中一直缺席的道格也从一开场就领了便当。《宿醉3》对于喜剧演员和品牌噱头的滥用使得观影沦为了一场灾难,毫无“宿醉”系列类型特征的本作也很难让观众对这部终结篇报以好感。


每一个电影品牌都有商业价值被榨干一天,随着终结篇的到来,一段电影传奇也会暂时结束。但终结篇是会像《钢铁侠3》一般达到系列巅峰,还是会像《宿醉3》一般挂羊头卖狗肉却还是要遵循市场规律。佳作沦为渣作,黑马已成黔驴,在好莱坞,类似《宿醉3》一样的一锤子买卖数不胜数。但“宿醉模式”的成功却在美式喜剧片的发展上有着里程碑的意义,其对传统美式喜剧在叙事形式上的突破和电影类型的融合也是后人学习借鉴的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