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童心革命《追捕野蛮人》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20-10-25 点击次数:71  



作为一部混杂着少年成长和调侃反思的“公路片”,《追捕野蛮人》以并不算新鲜的故事主题和按部就班的节奏收获了不错的口碑,这一切似乎可以归结到新西兰独特风味的喜剧风格,以及“小黑胖子”主人公本真的表演上来。的确,《追捕野蛮人》是一个个例,它以一种“非好莱坞”的方式来摹写了一个传统的类型片故事,在看似荒诞离奇的故事背后,讲述的仍然是回归家庭温暖的情感历程,影片感动我们的,仍然是在贫瘠生活当中努力生活下去的乐观和勇气。


影片的主人公瑞奇是个十足的“熊孩子”,他做尽了在他这个年纪能做的一切坏事,最后几乎是被福利机构踢皮球一样踢到了想要领养孩子的赫克和贝拉的家里。面对瑞奇的叛逆个性,贝拉像母亲一般的悉心照顾和赫克严父式的冷淡相映成趣,似乎让人以为这个故事会以一家人一通笑闹之后相互理解的大团圆作为结束——这毕竟是我们所熟悉的套路。但是《追捕野蛮人》将这个好莱坞所惯用的家庭轻喜剧的故事转变成了一场荒诞不经的冒险之旅。随着贝拉的意外过世,一老一少两个男人不得不面对他们必须共同生活的现实。生性寡淡的赫克计划将瑞奇送回福利机构,但是对于刚刚感受到了家庭温暖的瑞奇来说,回到福利机构无疑是最差的结局。于是这个看了太多冒险故事,内心戏十足的小胖子决定伪造自己的“死亡现场”,然后开始独自流浪。他内心当中或许意识到,哪怕在丛林当中葬身兽腹,也比在冷漠僵化的福利机构当中被当做累赘看待更好。瑞奇所热衷的黑帮故事和冒险传说在现实当中成为了他行事准则,“宁可站着死,毋宁跪着生”的男性尊严在这个小男孩身上若隐若现。离家外逃的行为在成人的世界里或许只是这个孩子性格叛逆的闹剧风波,然而对于瑞奇来说,无疑却是事关生死的命运抉择。也正是通过这个这条他自己所选择的旅程上的种种波折,瑞奇也最终摆脱了“熊孩子”的身份,从“小黑胖子”成长为“懂事的小黑胖子”。《追捕野蛮人》首先意义上正是这样的一部成长电影,一个在这世上一无所有的孩子,也必须要面对成长的过程,也必须在独自摸索当中走出森林和迷雾,这个过程充满危机和未知,而瑞奇的幸运在于,他至少还有赫克的做伴。



在影片中随着瑞奇的离家出走,赫克也踏上了寻找瑞奇的旅途,这本来只是一场试图建立父子式关系的轻松之旅,却在机缘巧合的误会之下,成为了充满冒险与刺激的惊险逃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追捕野蛮人》仍然遵循着同类电影的惯有范式:赫克在森林中教会了瑞奇生存的技能,而瑞奇也用他未经污染的童心来打动对于生活已经麻木的赫克,而与此同时,这两个男人虽然性格迥异,年龄悬殊,毫无血缘关系,但是却被同样的情感所紧紧维系在一起,那正是贝拉的突然离世。赫克痛失妻子和瑞奇失去刚刚触摸到的母爱,他们被相似的失落感和悲伤所笼罩着,这成了他们之间最深的共鸣。而却又正是在这点之上,他们也僵持了几乎整部影片,无论是自认为“黑帮分子”,幻想着冒险的瑞奇,还是冷漠倔强、脾气古怪的赫克,都不愿意当着对方的面承认自己情感的软肋。于是我们所看到的,是这两个被贝拉“抛弃”在这个世界上的男人,佯装着“没有贝拉我自己也没事”冒险的故事。影片中他们的斗嘴、吐槽、争论等各种桥段事实上都根植于这种“可爱又可笑的倔强”当中,直到影片结尾,随着瑞奇失手开枪误伤了赫克,他们之间欲言又止的紧绷情感才最终得到了释放和宣泄,影片在一路妙趣横生的冒险之后,两位主人公终于突如其来的枪声和流血来实现了彼此的交流。从这里开始,桀骜不驯的瑞奇和冥顽不化的赫克都学会了开始在对方面前展示自己内心的温柔一面,结尾的一个拥抱笨拙而又深情,他们有了新的家庭,新的开始,新的未来。



不能否认的是,《追捕野蛮人》最后仍然回到了我们所熟悉的普世价值上来,但是导演塔伊加·维迪提的鬼点子和幽默感仍然赋予了影片某种叛离色彩。瑞奇和赫克,无疑都是这个社会的边缘人,在贝拉去世之后,他们和这个世界的最后一点联系也荡然无存。由此来看,影片所营造的深入丛林的历险过程也颇具有象征意义,瑞奇和赫克选择的逃离文明世界和现代社会的方向无形中成为对于这个世界缺乏包容和理解的反抗。儿童福利机构对于瑞奇的恶劣态度,媒体对于“绑架案”的大肆宣扬,前来追捕的民兵们正义感满满的自负,这些正是将瑞奇和赫克逼入绝境的罪魁祸首;与之相反,善待瑞奇,以至于最后接纳他们成为家人的,却是住在森林中的一对看上去“不靠谱”的父女。在这种对比当中,影片对于现代社会的批评意味不言自明,而片中中“野蛮人”的真实意图所指也从“逃犯和劣童”组合身上转向了那些衣冠楚楚却冷漠自私的“文明人”身上。



当然,正如瑞奇身上的叛逆气质更多是以一种喜剧化的风格来呈现的,影片也没有刻意强调对于社会环境的批评和讽刺。《追捕野蛮人》不是一纸声泪俱下的控诉,而是谐趣幽默的成长童话。无论被这个世界如何对待,我们至少还有一份不忘初心的童真,来对抗周遭的冷漠和偏见。瑞奇在影片中骄傲地宣称“不是我选择了黑帮生活,而是黑帮生活选择了我”,或许他正是那个被命运选中的革命者。


原载《电影世界》2016年11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