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比利.怀德的重口味《日落大道》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20-10-25 点击次数:75  



日落大道是洛杉矶最为著名的一条街道,它东至银湖区,西达太平洋,是好莱坞最美的景观之一。1911年,好莱坞首个电影制片厂坐落于此,随着工资利润的急速增长,日落大道在20年代转变为大明星的豪华住宅区。用“日落大道”做片名,既指代影片的故事发生地,也间接反映了女主角诺玛.戴斯蒙名声的每况愈下,已是夕阳余晖。而且对于男主角乔.伊利斯来说,他也同样在编剧的职业生涯中陷入低谷。


片中还埋着不少与之有关的象征:


秋天、落叶——中年

片头字幕刚出现,我们发现台阶下满是落叶,由此可以断定故事发生在秋天。深秋代表人到中年,落叶也代表了黄金时代的结束。诺玛.戴斯蒙的豪宅看上去也破败萧条,网球场上也布满落叶,游泳池内鼠头攒动。


猩猩、乔——伴侣、宠物

乔第一次进入大宅时,恰逢诺玛的宠物猩猩去世。这位老演员孤苦伶仃,只和她的猩猩为伴,猩猩相当于她的伴侣和宠物,死之后更没什么寄托了。而男主角的出现恰好顶上这个位置。甚至在乔.吉利斯第一次离开大宅时,腰间的表链别在了门别上。这暗示着他离不开这所房子,终究是和猩猩一样要被锁在笼中的。


爪子——吸血鬼象征

哥特豪宅——软禁

同样发生在乔首次见诺玛的时刻,有一幕是诺玛左手用香烟环吸烟,右手呈爪子状,导演似乎把她比喻成一个女吸血鬼。而且光天化日下她在自己家中戴一副墨镜,还有她那身服饰,都显得不合时宜却又透着阴森般的富丽堂皇。别墅内部更是一种阴森的哥特风,就像吸血鬼的行宫一样,而乔.吉利斯就像《德古拉》里的房地产推销商一样,一步一步走近德古拉为他布下的陷阱,成为其傀儡。



照片——自恋

诺玛的房间里摆满了她年轻时代的电影剧照和明星肖像照,说明她是个极度自恋的女人,活在一个自欺欺人的闭塞的世界里。


人物:

扮演诺玛的女演员格洛丽娅.斯旺森也和片中女演员一样,上世纪10年代末到20年代初期是好莱坞的一线巨星。20年代末,有声电影取代默片的大潮势不可挡,大批演员因发音问题从银幕上消失,斯旺森也是这股潮流中渐渐隐退的一部分演员。但是1950年的《日落大道》,让她再度回到观众的视线中,不过也只是昙花一现。


有一场戏说诺玛模仿卓别林取悦乔,我们可以看出默片明星斯旺森对表情和动作语言的把控几乎是完美的。卓别林本人也在《日落大道》问世两年后拍出了《舞台生涯》(Limelight),同样是一名默剧演员努力想要复出,最后却失败的故事。《日落大道》呈现的是明星制的残酷,昔日的巨星走向了自我毁灭,甚至在毁灭前都不乏在想象的海洋里惊起。而诺玛唯一一点儿希望——她和乔的这点爱情也如同“复出”一样,走向了绝望。乔不仅是她的伴侣、宠物,更是她的最后一位观众。


乔.吉利斯这个人物的内心转变也很有意思,他一开始对诺玛是不屑的态度;后来发觉诺玛把他设定成了一个男宠,尤其在打桥牌段落里——当他真正意识到这一点时还觉得特丢脸,某次开车时诺玛不让他嚼口香糖他都觉得挨不住面子;再后来,诺玛为乔在服装店选服装时再次受到侮辱,显然销售员见过很多和诺玛有染的小白脸。


这之后,乔有一次回归,也就是那场派对。这是他的一次个人回归,很快又被诺玛的自杀打断,再度重新回到诺玛的怀抱;乔被自杀的诺玛打动,两人深情相拥——然后就转变为泳池一幕,管家对诺玛说乔是个“流浪狗”,赤裸裸地将乔的本质揭露出来。流浪狗说明乔之前回归个人生活只不过是一次流浪,无家可归之后只好再回到主人身边。也附带说明乔接替了之前死去的老猩猩的位置,并且已经融入了“男宠”这个角色,甚至也比以前更放得开了。毕竟他肯在泳池前,当着诺玛的面泳装想见,基本暗示两人已经发生过关系。好莱坞当时因为“海斯法典”的关系,不可能挑太明,所以导演很聪明的用这种暗示来揭露他们关系的转变。



好莱坞在那一时期似乎乐衷于拍这种老牛吃嫩草的故事,《欲望号街车》《春风秋雨》等都是那一时期的产物。老的女演员跟比自己小很多的男演员配戏,限制会大很多,不过她们老辣精湛的演技会有爆发力。女主人公往往独立且强势,完全将男演员的青涩处于掌控之中。


管家马克斯作为“导演—— > 丈夫 —— > 管家”的转变会让人觉得奇怪。颇让人觉得奇怪。他作为诺玛的第一任丈夫和伯乐,一直都深爱着她。即使时光荏苒,诺玛青春不在,他都默默地陪在身旁,甚至为她冒充影迷写信,为她再找情人,一步步编造谎言继续她的明星梦。直到结局,诺玛精神失常错把狗仔拍新闻片误解成拍她复出影坛的电影,马克斯依然为她编造复出的美梦,并亲手执导了她的完美谢幕。————“我已经准备好拍我的特写镜头了!”


扮演马克斯的男演员也是本色演出,这位埃里克.冯.史特落海姆是著名的演员、导演和军事专家。10年代作为演员,20年代该行做导演,九个小时的电影《贪婪》是他的代表作,影片最后删除了3/4得以公映,但删减后的版本却完全背离了他的原始意图。他导演过格洛丽娅.斯旺森(《日落大道》诺玛的扮演者)主演的《凯莉女王》(1929)——这部影片也是《日落大道》中男女主角在宅邸中观看的那部默片,所以颇有讽刺意味。毕竟他和斯旺森在有声片来临之后都一蹶不振,他也在此时转行做了演员,较有名的是雷诺阿的《大幻灭》里的德国军官,以及《魔鬼玩偶》和比利.怀德的另一部片《开罗谍报站》。


完美的开头:

众所周知,“黑色电影”开头一般都是男主人公或与剧情有着密切关联的人的画外音,《日落大道》不同的是,它是以一具尸体的画外音开始的,借尸体之口讲述了他的命运。当然比利.怀德并没有完全让观众了解到这具死尸就是男主角,只有细心的观众或熟悉男演员威廉.霍顿的人才能领会。


死者是最完美的第一人称,因为他知道故事结局,观众也知道了他的结局。那么,他是如何得到这个下场的呢?那就是两个小时的悬念了。(再来八卦一下尸沉泳池的仰视镜头,这个效果在当时太难拍了,因为那时还没有水下摄影机。比利.怀德的方法是将一面镜子放置在泳池底部,然后在水上拍霍顿的镜像和岸上警察的图像,所以出来的图像甚至有些扭曲的感觉。)



完美的结尾:

比利.怀德的绝大多数电影,结局都堪称经典,此片也毫不例外。


癫狂的诺玛在乔背后开了一枪,这种行为在西部片里司空见惯。记得《西部往事》导演莱翁内曾说过西部片里的比利小子绝不会在背后开枪,但真实的西部世界里,比利小子会这么做。比利.怀德并不喜欢西部片,但他承认这在“西部法则”里显示出了恶人的懦弱。当然,诺玛也是懦弱的,正是如此我们才会对这个人物报以同情。


乔被击中后落入泳池,观众清楚的认识到片头那具会说话尸体就是他。


癫狂的诺玛在射杀了乔之后,变得精神失常。错把狗仔和媒体对她杀人事件的报道误解成剧组在拍她的“银幕复出”。当她出现在镁光灯前时,以最美的词藻形容她对拍电影的爱,一步一步从楼梯走到镜头前,又摆出了那副吸血鬼式的爪子与动作,说出了那句完美的谢幕台词:“好了,迪米尔先生,我准备好拍摄特写镜头了。”但随着电影结束,诺玛并未拍到她梦寐以求的特写镜头。比利.怀德在特写还没给出的时候便模糊了焦点,这种处理手法意在表明诺玛已经完全消失在人们的焦点视线中了。观众可以想象她的结局——估计不是被关进监狱就是被关进精神疗养中心了,亦或是永远在她的宅邸里安度晚年。


最后提一句,喜欢《日落大道》的朋友不妨看看28年后,比利.怀德和威廉.霍顿再度合作的《费多拉》(Fedora),两者有着某种奇妙的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