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王国》中的朝鲜王朝历史知识,原来朱智勋主角团的命运早已卷入时代!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20-02-24 点击次数:104  


从《国王》剧中多次提到的所谓“倭寇”“两次战争”可以看出,本剧的时间设定大略是在17世纪初,壬辰倭乱与丁酉再乱结束没多久的李氏朝鲜(划重点,这个设定直接决定了剧中许多人物的设定)。而世子李苍的庶子设定,以及明明比自己年轻却是自己名义上母后的“中殿娘娘”设定,也同样可以看出世子李苍的人物形象参照光海君的明显痕迹。


与中国的历史剧一样,《王国》中出现了很多李氏朝鲜时期的特有名词。如果有不错的朝鲜史背景,能了解这些名词的内涵,对剧情的理解也颇有帮助。


所以,作为知乎上少有朝鲜史答主的本人,就来开一篇特辑:韩剧《王国》中的历史人物背景大揭秘!!!


第一章:男配角人物身份之“捉虎军”、“世子翊卫司”。


这位狂葩酷炫拽的男配角是整部影片的导火索,他把感染了丧尸病毒的死人煮熟给病人们吃,本是一片好心,结果弄得大家都变了丧尸。

而他因为高明的枪法,被世子等人怀疑起了真实身份,认为如此技艺,只有朝鲜专门为捕虎所设的“捉虎军”才有可能具有。


那么,捉虎军真的存在吗,它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组织呢?配角的人物设定和真实的历史大背景又有什么关系呢?


捉虎牙兵, 其數只三百名, 而其軍則射必有中, 故一年捉虎之數, 至於一百餘首, 故戶曹輸用, 亦至八十丈矣。此軍則極是精銳之士也。——《承政院日记》1679年

这是关于捉虎军较早的记载,本剧的背景是17世纪初,而“承政院日记”的这段记载是17世纪中后期,时间上可谓相当接近。


也是从这段记载我们可以看出,当时朝鲜仅300人的捉虎军,每年能捉到的老虎就超过100头,其战斗力可想而知。“射必有中”、“极是精锐之士”,也能和剧中男配的善用火枪,怎么都玩不死,从丧尸包围圈里七进七出的设定相符合。


男配后来负责教导地方军队练习火枪这一点想来大家都记忆犹新。当时与捉虎军不同,朝鲜的一般官兵战斗力是十分低下的,不然也不至于倭寇一个月之内席卷京城,更何况面对恐怖的丧尸。


但是,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绝不是大家想的理由比如“官军疏于训练,整天混吃等死”那样简单。1680年,朝鲜平安道兵使李世华的上疏,让我们得以一窥其中端倪:


射手不知彎弓發矢之法, 銃手不知藏放藥丸之妙, 其可謂卒乎? 且同是一道之軍, 而臣營所屬精抄壯武隊·守營牌之類, 一年備納身布二疋之外, 種種差役, 不一其端,。

巡營所屬捉虎軍, 一年所納, 只是一疋之布, 而他無雜役, 人人避重就輕, 乃其常也。

以平安道的情况而言,当时平安道的捉虎军每年给朝廷上交的个人税是每人一匹布,而且有特权,被免除了其他所有差役。


但其他官兵就惨了,每年负担的税是每人两匹布,为捉虎军的两倍,而且还要承担朝廷指派的各种杂役。这样一来正规军哪有空再进行操练呢?这才致使“射手不知弯弓发矢之法,火铳手不知藏放药丸之妙。”


捉虎军之所以受朝廷厚待,自然是因为捉来的老虎主要供给王室贵胄们的生活需要。甚至国王王陵所在的山林有老虎的话,都会有捉虎军设置。


所以说,男配矫健的身手,固然有其个人的原因,但更多的是李氏朝鲜当时的制度所决定的。


每个人都是大背景下的产物,宿命感顿时爆炸。


剧中另一位主要男配角,是世子李苍身边的武官,“世子翊卫司”的左翊卫,可以算是保护世子的贴身高级保镖。


别看这人外表粗鲁的不得了,对怀孕的老婆却是一等一的温柔。剧中他多次偷窃世子的贡品食物,比如罗州水梨,拿回家给妻子补身体。也因此被世子胁迫,加上世子承诺会赐他肉饼带回家,终于答应陪世子一起去调查活死人的真相。


但大家就不觉得奇怪吗,一个国家继承人身边的武官,为什么一盘肉饼就能让他答应出生入死?


这里就必须要提到李氏朝鲜的一个奇葩之处,官员俸禄的低下。


按照李朝官制,“左翊卫”是正五品官,在我们眼里怎么说也是中级官吏。可是朝鲜五品官的俸禄有多少呢?根据李氏朝鲜官员俸禄历代变迁表,以及此时是倭乱刚结束的17世纪初的设定,这位男配的年俸,记住是年俸,什么米麦豆布全部折算同一单位后正常情况下是42石(1石15斗)。就这42石俸禄,还是得分四次发放的。


什么,你问我为啥不发铜钱和银子?抱歉,朝鲜的货币经济极其低下,主要等价物一直是布和粮食。那么这么低的俸禄,官员们怎么活下去?地方官就简单了,俸禄低,但可以设置各种苛捐杂税盘剥百姓(李朝后期乃至有十分税只有三分进了国库,其他都被中饱私囊的说法)。


朝鲜史上就有京官以家贫有老母要赡养为理由,自请外放去当开城留守的,得到了国王的同意,可见地方官油水大也是上上下下集体默认的。


至于京官嘛,即便正一品的官员俸禄也没高到哪去,但人家能得到来自各地的地方官的孝敬,活得有滋有味。然而你一个说不定随时下台的“庶出”世子身边的武官,谁去巴结你,要巴结我也巴结人家老师和小妾阿!


当然啦,有人能吃到就代表着有人吃不到。京官中就算高官也未必能一直富裕。像文瑾莹曾经饰演过的思悼世子的妻子惠庆宫洪氏,历史上她亲爷爷就是礼曹判书(礼部尚书),结果爷爷一死家里马上败落。等到她入宫竞选世子嫔的时候,连做新衣服雇马车的钱都没了。


所以说呆头呆脑一看就收不到什么外快的世子高级保镖,家里过的惨不忍睹也是意料之中。更何况本剧还设定在刚刚经历倭寇的肆虐,百废待兴的17世纪初,物价飞涨便更为艰难了。


而他也被李氏朝鲜制度下的官员宿命所捆绑,走进了这个活死人的漩涡。宿命再次而来。如果他的俸禄能买得起肉,能给妻子天天吃得好,任谁也不会跟着世子走啊。


值得一提的是,历史上因为李氏朝鲜贵族的重重压迫。所以日本军杀来的时候,许多朝鲜人反而将他们当做救世主,倒戈相向。朝鲜王京汉城就是被揭竿而起的乱民抢在日军占领前洗劫一空。而人民群众也非常有智慧,知道在抢珍宝之前先跑去烧光库房里的天下奴婢户籍资料。


所以,倭寇的失败,并不代表李氏朝鲜的胜利。仅仅是李朝贵族的胜利。百姓除了要承担战争的后果外,同时又过上被他们无止境剥削的日子。这也是剧中另一个群体的宿命。


如果百姓能过得好,有东西吃,那么男配也不至于把死人肉煮给他们当食物,那样的话丧尸病毒也不会传播了。


第二章:女主的“医女”身份与宿命


我们的女主作为丧尸传染病的第一批调查者,充满着奉献正义心(女主标准设定),另外还具备专业技能,是李氏朝鲜的地方医女,医术精湛。


但是有这样一个场景我想大家都记得,舒医女给东莱府使把脉后,非常直接的说您是不是阴茎时有疼痛,怀疑他患了淋病之类,弄得爱慕她的东莱府使都十分不好意思。


在古代,尤其是礼法森严的李氏朝鲜,女人说出这种话来实在令人非常震惊。但医女这么直白倒是可以理解,当然了,这个理由不是因为她医生的身份,而是李氏朝鲜时期医女的一个职能——“官妓”。


16世纪初,大约是本剧背景100年前,李氏朝鲜著名的暴君燕山君将医女制度玩坏了,下令医女必须向妓女学习“侍奉之道”,从此医女中许多人沦为贵族发泄性欲的玩物。燕山君被推翻,朝鲜中宗即位后,中宗开始大力整顿这种以医女为医妓,甚至霸占医女为小妾的不良作风(所以说“大长今”的故事背景设定在中宗时候是很有道理的),可惜收效甚微。


到了中宗即位30年后(1535年),还有惠民署官员带着医女数十人彻夜厮混的事情。乃至19世纪初,医女干脆就被称作“药房妓生”了。


作为17世纪初的医女,即便我们的女主还是一朵没有受到贵族骚扰的白莲花。但这个行业的乱象必定深深影响她的行为处事风格,能这么平淡的谈论男性的私房问题,就非常合理了。


蠢萌蠢萌的东莱府使追求我们的女主也就此有了很合理的依据,娶回家当小妾也算是正常。


第三章:庶出的世子,男主角李苍原型“光海君”

韩国古装剧看得多的朋友应该很能体会古朝鲜的“嫡庶之分”严格到什么程度,庶出子女在家简直就是奴婢。在王室里,庶王子们虽然也大多体体面面的,但是继承权你就基本别想了。李氏朝鲜500多年国祚,以庶子身份册立为储君的破天荒第一人,就是倭乱时候的朝鲜世子光海君(男主原型)。


事情是这样的,日本人打来的时候,万一国王被抓住那全国也就完蛋了,所以就必须册封世子,分为两个政府以备不虞。可是当时的朝鲜宣祖又没有嫡子,庶长子临海君为人十分荒唐暴躁,只能以庶次子光海君为世子了。


剧中李苍的设定无论是时间还是身份都与光海十分相似。说实话,你如果是前任王后的儿子,就算继妃再生儿子,你的地位也稳如磐石,续弦儿子身份哪能比元后的儿子?但谁叫你是庶子呢,一旦王后生出嫡子,你就名不正言不顺了,要废你倒变得名正言顺了。


所以剧中的继妃才敢假孕,与父亲合谋,让去世的国王变成活死人,拖到找到合适的男婴,就宣布王后生出了嫡子,从而将国家把持在自己的手里。


第四章:李氏朝鲜贫困的一面,狭小城邑之无奈

剧中有一个情节让人十分在意,北逃的难民被牧使阻挡在城外,理由是城池狭小,压根装不下这么多人,只能保住城内的人性命。


提到大城,像是唐代长安,大家都十分熟悉。可是说起小城,尤其还是相对不熟悉的李氏朝鲜,城最小能有多小,大家应该都没有一个直观的概念。


幸好历史学家们早就给了我们统计。朝鲜王朝的城市,规模最大的是平壤府城,周长28800尺(16.5里)。最小的是咸阳邑城,周长735尺(0.5里)。约八成的邑城周长在1000-5000尺之内,按李氏朝鲜1里=1740尺来算,周长0.57-2.85里的城市占了百分之八十。与明朝的北直隶和山东地区相比,他们都属于最小的县城等级(3里),或更小。


所以也难怪牧使大人不肯放难民们进来,这么小的城市能容纳多少人呢?(如果设定是那个周长0.5里的话,哈哈哈哈)。牧使因此还被世子冠上了不负责任的罪状,被停职赶走,实在是冤枉了。


第五章:“号牌法”,朝鲜王朝独特的身份证明


第二集的时候,世子和武官发现了医务所里大量出于沉睡状态的丧尸。为了不暴露微服私访的世子的身份,武官对前来搜查的衙役们解释,说这是他弟弟,出门太匆忙忘了带号牌,请他们别见怪。


那么“号牌”又是什么东西?没带号牌出门为何还要专门解释一通呢?


根据【朝鲜王朝实录】的记载,号牌这东西是朝鲜太宗李芳远时期,太宗大王仿照明朝所定的一项制度。要求国人必须随身带着一块刻有自己名字、籍贯、身份以及相貌特征的牌子。这样就可以防止百姓流亡到外地,确定国家在籍人口,也就是所谓“是以民庶絶流亡之心, 戶口無增損之弊。”


相对的,敢不带牌子的人就要处刑。敢私自修改号牌身份信息的人,也处刑。敢把自己号牌借给他人使用的也处刑。所以太宗时候号牌制度实施没多久,就因为骚扰人民过度被废除。


左副代言洪汝方對曰: “號牌之設, 初爲人民之不得流移, 又謂流亡之庶易得也。 今流亡者旣不能得獲; 逃匿者又不減於前日。 臣觀京外犯罪者, 多由號牌, 曰無牌, 曰不改牌, 曰不刻牌, 曰僞造牌, 曰失牌, 曰換牌, 刑獄煩而民庶怨咨, 祗自增其罪目, 實無補於國家, 請罷之。”

一直到朝鲜世祖(本人首阳大君)即位后,才重新商议实施号牌法,规定“受牌後不佩者、失佩者, 笞五十, 借佩者及與者, 竝杖八十。”


而号牌的材质也跟人的身份地位有关。三品堂上官以上用象牙号牌,堂上官以下官员用山柚子木号牌,一般百姓、士兵、小吏和贱民就用杂木白色牌。


所以说,世子李苍如果按照正常情况下,作为一个没有带号牌出门的普通百姓,起码要用竹板子打个50下,也难怪武官要用自己汉阳官员的身份施压,让小吏别计较这事了。


第六章:剧中的超级大bug

本剧中,国王被王后制作成活死人后,就被关在寝宫【康宁殿】内。而第一集王世子跪在王后寝宫门外,求继母让他见见父王的场景里,王后所住的是【通明殿】。


为什么说这是大bug呢?因为李氏朝鲜的康宁殿在景福宫,而通明殿在昌庆宫。换言之,要是这样的话国王和王妃就是分居了。另外王妃跟父亲谈话所在的亭子,以及抛尸的荷花池,都是在昌庆宫一墙之隔的昌德宫。


最好笑的是,如果真的按这个剧本来,世子反倒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剧中王世子李苍的生活场所是资善堂,倒是在景福宫里了,明显离国王更近啊。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要把在景福宫里被丧尸国王咬死的宫女,大老远运到昌德宫池塘里抛尸呢???


作者:首阳大君(豆瓣)